来自 国内 2019-02-12 13:06 的文章

这儿的湿地,有人管有人爱(美丽中国)

 

  常德津市毛里湖国家湿地公园生机盎然。
  朱远斌摄

 
 

  毛里湖湿地风光。
  资料图片

 

  核心阅读

  在一个地级市,湿地面积占到全市面积的10.4%,湿地保护率超过70%,有8处国家湿地公园,形成覆盖各区、县(市)的国家湿地公园体系。为呵护湿地,关停污染企业、养殖场退养、湿地生态补水等难度极大的项目,仍然在锲而不舍地努力着。这样做值得吗?“国际湿地城市”湖南常德的答案是:值!

  

  万顷碧波荡漾,两岸芦苇婆娑,鸟儿或在天空高飞,或在湖面嬉戏觅食,鸟鸣声声入耳……在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西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不时可见“八百里洞庭美如画”的悦目景象。

  湿地与森林、海洋并称为地球三大生态系统,被誉为“地球之肾”。去年10月,在国际湿地公约组织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上,通过严格评审产生了18个全球首批“国际湿地城市”,中国有6个城市入选,其中就有湖南省常德市。

  “国际湿地城市”是怎样建成的,在保护湿地方面有哪些好经验、好做法?记者日前来到常德市,深入采访,一探究竟。

  为保护湿地立规矩、画红线、探新路

  西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全球重要的候鸟迁徙越冬地和繁殖地。“现在国家一级保护鸟类达到5种。”保护区管理局资源保护科科长彭平波对记者说,“黑鹳最高纪录78只,小天鹅更是多得不得了,有两三千只。”

  这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景,来之不易。西洞庭湖2002年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,是我国现有的57块国际重要湿地之一。不过,这里长期面临着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艰难博弈。“保护的力量,逐渐占据上风。”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梅碧球表示,“‘共抓大保护、不搞大开发’的理念深入人心,给西洞庭湖保护带来了新局面。”

  2016年,汉寿县政府专门针对西洞庭湖出台规定,在全国较早开展相对集中的行政处罚权试点,集合保护区、旅游、林业、农业、环保等8个部门的行政处罚权,有力保护一湖清水。近年来,保护区共查处各类非法破坏湿地行为案件41起,实现退养(殖)还湿6万余亩,清除湖中非法围栏围网30余万米。

  岩汪湖镇岩汪湖村村民刘克欢,曾经在洞庭湖里电鱼、打鸟、围网养螃蟹,和保护区管理局势不两立,“最恨的人就是梅碧球”。如今他看清了形势,拆除围网,成为西洞庭湖湿地保护协会会长,白天组织会员清理湖面垃圾,晚上配合执法人员打击违法行为。

  在综合执法、社区共建、社会参与、湿地恢复与重建等方面,“西洞庭湖管理模式”在全国叫响,不少地方专程前来取经。

  西洞庭湖的保护历程,是常德市呵护湿地的一个缩影。常德地处长江中上游,拥有大小河流440条,沅江、澧水等四大水系纵贯全境。全市湿地面积达19万公顷,占国土面积的10.4%。“常德建立健全了湿地保护的制度和法律体系。对不同类型的湿地,采取了不同的保护措施,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长效机制。”常德市副市长龚德汉说。

  2016年取得地方立法权后,常德市通过的首部地方性法规,就是事关湿地保护的饮用水水源环境保护条例。此后不久,城市河湖环境保护条例获得通过。

  常德市将湿地保护与修复作为“十三五”时期的重要任务。市政府与各区、县(市)政府签订责任状,将其纳入年度绩效考核内容。各类保护区和湿地公园分别建立了专门保护管理机构,确保“有人管事,有钱办事”。

  曾经腥臭的鱼塘变成湿地公园

  鼎城区十美堂镇紫流村紧挨着鸟儿洲国家湿地公园。以往,村里的鱼塘和鸟儿洲的湿地,水质有着天壤之别。村民在鱼塘养鱼,大量投肥,塘里的水腥臭不堪。

  村民聂志勇原来流转了五六十亩土地养鱼。他说:“投肥、投饲料,一条鱼一年能长3到5斤,但同时破坏了环境,地下水也受到了污染。”为此,湿地公园管理处想出了个办法:从2016年开始,以每年600元一亩的价格将土地流转过来,恢复生态。“目前我们已经流转、改造了300亩,投入300多万元。”湿地公园管理处主任张胜保告诉记者。

  如今,这里野鸭游弋。“这是我们种的菖蒲,这是睡莲……”张胜保说,“水质由劣五类变成了二类水平。”

  水变清了,鸟儿多了,引来了不少游客。湿地公园管理处计划每年在周边多租100亩到200亩地方,增加鸟类栖息地,把鸟儿洲变成“鸟儿天堂”。

  聂志勇不能再养鱼了,但环境变得更好,他也有了新的营生,“我包了200亩田种水稻,成立了合作社。水更清了,日子也更红火了!”